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职场资讯 > 职业指导

政策升温难去现实寒意 中医执业医师:同学都跑路了

来源:馒头直聘网 时间:2018-12-22 作者:馒头直聘网 浏览量:

  2018年的5月份,有人在百度贴吧里问到:不知道现在的中医毕业生,毕业了去干什么了?是不是还像十年前那样,毕业了等于失业,医院进不了去做医药代表,跟卫校毕业生一样,除非有关系。

  在这个“问候”帖子发布的前一年,即2017年,中国的《中医药法》实施,作为我国首部全面、系统体现中医药特色的综合性法律,这部《中医药法》酝酿时间达33年之久。在往前,2016年,国务院印发《中医药发展战略规划纲要(2016-2030年)》,把中医药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。同年发布的《中国的中医药》白皮书称,坚持中西医并重,把中医药与西医药摆在同等重要的位置。到2020年,将实现人人基本享有中医药服务;到2030年,中医药服务领域实现全覆盖。

  一系列支持政策的发布,让中医药这一中国的传统文明迎来新生。

  但在已经工作了数年的中医杨田昕看来:“中医待遇并没有太大改变。”

  杨田昕是武汉市一家民营医院的坐诊中医科医生,在她眼里,虽然近年来扶持政策很多,但是落地还是很难实施,中医、尤其是基层的中医仍是在夹缝中求生存。

  同学“跑路”:

  真正从事中医的很少

  杨田昕从2003年开始学中医。经过五年的学习,她终于毕业了。但毕业时的她,才真正感受到现实的冰冷。

  首先是真正从事中医的人越来越少。“同学中,要么换专业考研出国,要么去做针灸推拿,要么去卖保健品,要么去做美容。”杨田昕回忆着,语气里充满无奈。

  杨田昕介绍,现在进大医院必须考研究生甚至读博士。她有一个同学连续考了三年,才考上研究生。“中医的需求量不多,竞争很激烈”。

  “针灸、推拿,这几年都很火。”杨田昕谈到,针灸、推拿,这是中医的分支,近年来,来中国学习针灸推拿的外国人很多,但很少有人去学中医。“很多中医学生毕业之后去做针灸推拿,也是现实所迫。因为我们拿的是中医的毕业证,找对口的职位很难。很多医院的中医科都很薄弱,招人数量也有限,有的宁愿返聘老中医,也不愿招收新医生”。

  根据《2017年我国卫生健康事业发展统计公报》,去年末,全国医疗卫生机构总数达986649个,中医类医疗卫生机构总数为54243个;2017年末,全国卫生人员总数达1174.9万人。卫生技术人员中,执业(助理)医师339.0万人,注册护士380.4万人。中医药卫生人员总数达66.4万人,其中中医类别执业(助理)医师52.7万人,中药师(士)12万人。2017年,2017年,全国医疗卫生机构总诊疗人次达81.8亿人次,而全国中医类医疗卫生机构总诊疗人次为10.2亿人次。

  从中医医院、中医类别执业医师以及诊疗人数来看,中医并不构成主流。此外,数据显示,从收入占比看,中医类医疗机构收入占医疗机构总收入的比重在持续增加,但是占比仍然在10%以下。

  执业之路

  犹如打怪升级

  杨田昕很幸运,在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,她来到武汉市一家公立医院上班,后来又转到一家民营医院上班,“离家近,且民营医院更有活力一些”。尽管如此,她还是感受到作为中医人的无奈。

  “我上学读了五年书出来,并不能马上去当医生给病人看病。我需要工作一年之后,考取执医证。”杨田昕向记者介绍,作为年轻医生,挑战之一就是收入连基本的生活都无法保障。

  “目前刚毕业的医生的收入是两三千元。工作十来年之后,收入大概是六七千元。这是包括西医中医在内的平均水平。中医的需求较低,收入也很低。刚毕业的医生在没有拿到执医证之前,一个月收入在一千五百元左右。”

  “辛苦读书数十载,最怕的是就业了还伸手向父母要钱!”杨田昕讲到这里,语气声调提高了点。

  数据显示,武汉的房价均价已经过万元,高点甚至达到均价一万六千元。“武昌最高价楼盘价格接近四万元。”

  “在中医这个行业,爬到金字塔顶尖的,收入很高的,从业经历也已经很久了,一般也得四十岁以上了。”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,这个职业需要不断地学习,如果技艺不高,即使岁数再大,收入也不会提升太多。

  在杨田昕看来,收入只是所有中医面临的挑战之一,更多的是现实紧紧扼住了他们的成长之路。

  “一些医院没有中医科。即使有中医科,你也要懂西医的知识,尤其是临床。”杨田昕解释称,就是会给患者开西药、挂输液单。“因为病人大部分要求只有一个,就是见效快。而中医很难在短时间内就见效。”

  “我本来学的是中医,然后被迫用西医给患者看病。我之前所学是不是就搁浅了?如果学的中医,但在实践中并没有经验的提升,学中医的意义在哪里?”杨田昕反问道。

  “中医现在受到质疑,是因为存在将中医夸大和神话的情形,导致社会的偏见增多。中医不可能是包治百病的,更多的是找到对的医生,针对特定的疾病。”杨田昕也认为,中医药行业鱼龙混杂,让从业者的执业变得更加艰难。

  “实际上,无论是中医还是西医,真正执业的难度越来越大。”杨田昕表示,“现在国家要求,为了保证医生的水平,除了考取执业证之外,医生还得获得规培证,这也导致很多学生毕业之后不得不读研究生。如果没有规培证,未来就不能考主治医师。”

  在杨田昕看来:“真正成为一名医生,就像打怪升级一样”。

  中医治疗领域受限

  杨田昕认为,中医药的很多治疗领域和功能不为外界所知,这也限制了中医药的发展。“目前,比较火的针灸、推拿主要针对的是疼痛。其实针灸也能用于胃痛、面瘫、中风、失眠等。但现实中,遇到这种病症,很少有人想到用针灸”。

  “此外,中医对慢性疾病,例如妇科疾病、哮喘,老慢支等,效果还是不错的。中药的副作用更小,把自身的抵抗力提升。如果是住院的病人,我也会建议他们吃点中药,这样的病人还是会听一点。”杨田昕说。

  “中药太苦了,很多人难以忍受那个味道,直接拒绝吃中药。”杨田昕对此也感到无奈,尽管她认为传统的中药熬制方法效果更好。

  目前,很多中药企业为了满足市场需求,开始做中药配方颗粒。中药配方颗粒是采用现代科技手段,将符合炮制规范的传统中药饮片按一定的生产工艺制成的提取物,与适当的辅料或药材细粉制成颗粒剂产品。“吃药就像冲一杯咖啡一样。”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介绍。

  “中药配方颗粒是很方便,但是就是太贵了。”杨田昕表示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除了味道之外,中药中所含有的有毒成分也让患者对中医望而生畏。《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》(2010年版)收载有毒中药83种,其中有大毒者10种、有毒者42种、有小毒者31种。马兜铃酸、何首乌的毒性被报道后引起了外界的关注。

  “是药三分毒,以毒攻毒,这也是中医药治病的原理之一。中药的部分成分会对肝脏和肾脏造成损害,所以中药的使用也是非常严格的。这个对医生的水平要求很高,尤其是剂量的控制。”杨田昕表示,这也就回到最初的困惑,中医学是一门经验医学,但他们获取经验的通道已经变得狭窄。

  科学性,一直是中医药饱受诟病的原因之一。“一碗汤药下肚,不知道是哪个发挥了作用。”一位从事中药生产的企业人士如是说,如何用现代医学理论,将中药的作用模式解释清楚,一直是中药现代化的挑战。

  “现在很多外国人来中国学习针灸推拿,很少学习中医药。但目前很多中药的组成部分已经解释的很清楚了。中医药的壮大,需要更多的高精尖人才,提升中医的成长空间和发展空间十分有必要。”杨田昕认为,中医药的复兴是一个长期的过程,不是一个政策就能在短期内实现的。

分享到:
相关推荐
暂无相关推荐
官方微信

Copyright C 2009-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吉林省雷弛科技有限公司 吉ICP备18004953号

地址: 电话(Tel):0432-63011000 EMAIL:admin@0434rcw.com

Powered by 馒头直聘网.

用微信扫一扫